【聂瑶】光年(十二) QAQ我最近一定是病了,明明写好了又忘记发…罪过啊 真的谢谢催更的小可爱【暴哭】 正文: 聂明玦曾经是个暴脾气,不会妥协,不愿变通,火气上来了对谁都可以破口大骂。有关他苛待孟瑶的谣言刚刚传起来的时候,他只觉得可笑。聂明玦什么也没有说,是因为他不屑于去争辩,他相信清者自清。 但是当他切切实实听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言论时,他发现愤怒难以遏制。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可以不顾后果、不念他人地妄加揣测,不假思索地信口胡诌,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完全置身事外。他在黑暗里攥紧了拳头,挺直腰板走了出去,方才还洋洋洒洒的众人顿时作鸟兽散。 他面对一片空无,愤怒渐渐平息下来,心底却突然涌起一股苍凉。他感觉到自己坚定的...    19
【聂瑶】光年(十一) 感觉到完结的天使在招手了吗?!?!(兴奋) 正文: 城市里的深夜有一种虚假的寂静,仿佛万物无声,但仔细去听,总能听见些蛰伏在平静湖面之下的嗡鸣。隐晦、躁动、蓄积着某种不安分的力量,就等着时机出现,方能饿虎扑食。聂明玦此时就被困在这样的声音里。房间里的灯都被关上了,只有电脑屏幕的白光打在他脸上。他用拇指关节撑了撑自己的额头,压抑脑袋的胀晕和耳边的嘈杂,眼睛仍盯着屏幕不放。他精神高度集中太久了,难免疲累。上一次熬夜是一年前,他退出会长竞选的前一天晚上。现在想想那个时候,孟瑶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,他执着的更不是什么神圣的道义。不过是一个一个不愿意妥协的小事情,不愿意说出口的心声,最后...    19
【聂瑶】光年 (十) 过渡一下ヾ(●´∇`●)ノ 正文: 一番变故,弄得本就有伤的两人都有些疲惫,尤其是孟瑶。他们随后又大致搜罗了一番,等回到公寓时天色已经半黑。这回聂明玦没有再阻止孟瑶洗澡。孟瑶从卫生间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,聂明玦正一手提着外卖,一手拿着电话走进门。“全部都要。”“对,盯紧点,一有消息就通知我。”聂明玦把外卖放在桌上,一手把在饭桌前坐下的孟瑶拉起来:“把头吹了。”“我饿。”“你还病着。”聂明玦不由分说地把他身子扳向一边,推了推,“走,我给你拿吹风机。”孟瑶不情不愿地走到沙发边坐下,他不得不承认他是有些在赌气。聂明玦明知道他有多担心现在的情况,却不告诉他。他让他相信他的,可是却...    22
【聂瑶】光年(九) 高潮部分,写得我战战兢兢小天使们如果有任何意见,一定要告诉我呀 正文:孟瑶也不记得那是自己几岁生日,也许是十岁吧。他总是不愿意回想,久而久之,竟然也真的忘记了。他看着聂明玦,那个高大骄傲的人蹲在自己跟前微微仰着头看他,眼底的光像是黑夜里的几点星辰,是唯一发光的存在。也不知道他蹲了多久了,累不累。他腿上还有伤呢。孟瑶沉默太久了,聂明玦先选择了放弃,出声道:“没关系,别勉强。”“我们回去吧。”他的手收回来,却被孟瑶一把拉住。迎着聂明玦惊异的目光,孟瑶的声音出奇的平稳:“我告诉你。”二月份的冬天那么冷,孟瑶转了好几趟公车,走了不知道多久,才找到那家大宅子。为了躲避门口和随时可能出现的巡逻的保安...    26
【江澄生贺视频】我爱你 忘了给自己做的视频打个小广告了QAQ 祝亲爱的江宗主生日快乐🎂🎂🎂 “我爱你”应该是很多人都想对江澄说的话吧,今天就一起说个够❤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35317451?share_medium=androidshare_source=copy_linkbbid=XiJGIxZwFHFBdTVHdEUnSihUM0o9WmxVMlcninfocts=1541410312712    4
【聂瑶】光年(八) 我这个老年人码字速度啊QAQ我又破又难填的脑洞啊QAQ 老房子的一切看起来都很小,挨得很近的楼房、三四层的建筑、狭窄的楼道、路边的几块石子、连透过树荫洒下来的光点也是小的。孟瑶领着聂明玦爬楼梯,总不由得担心聂明玦长手长脚的走得不舒服。温旭的人没有蹲点很久,但是时不时会回来查探。他得在聂明玦那多住一阵子,有些东西就不得不带走。聂明玦本不赞成这么快就回来,毕竟风头没过,但终究拗不过他。纵然事先已经看过照片,但家里的狼藉还是让孟瑶心头止不住地难过。他深吸了几口气,在满地破败中寻找落脚的地方。比他年纪还大点的茶几四脚朝天地占据了大半个客厅,前几天买回来的水果和母亲以前用过的白瓷碗的碎片散落在一起...    28
【聂瑶】光年【七】 “所以,昨天你受伤,是温旭策划的。”尽管早有猜测,但听到聂明玦亲口告诉他,孟瑶的脸色还是不太好。“对。”聂明玦把倒好水的玻璃杯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。“和你比赛的都是高三才对,温旭怎么做到的?”“那人的父亲在温氏旗下的子公司做经理。”聂明玦一边回答他,一边走到房间里。再出来的时候,他把孟瑶的感冒药也放到了孟瑶的面前。“你伤得怎样?”这个关心来得有点迟,孟瑶下意识问完后才察觉到一丝尴尬,他只得装作随意一问的样子,伸手拿过药盒。聂明玦倒没表现出什么异样:“还行,我反应比较快。”“金子轩和你很熟?”孟瑶顿了顿,还是问道。聂明玦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意外,他愣了一下,回答:“是不错。”孟瑶小幅度地撇了撇嘴,语气...    19
【聂瑶】光年(六) 最近的评论多起来了ヾ(●´∇`●)ノ开心真的蟹蟹每一个评论和支持的小天使虽然写的不怎样,但是我会继续加油的 正文: 孟瑶甚少有睡得如此安稳的时候,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,被褥里的温暖让他以为自己进入了哪个童话里的梦境。金色的阳光透过并不厚重的窗帘洒在他的脸上,不刺眼还带着些许暖意,看样子已经是中午了。他动了动,头不晕了,身上的痛感也已经减轻了很多,但是酸软还是固执地停留着。翻了个身,他把脸埋在枕头里,迷迷糊糊地又糊弄过去几分钟,才伸出手摸索到了自己昨晚放在床边的手机。十一点半。走出房门的时候他才听到外边的交谈声,想要刹住脚步却已经晚了。“肯定是那天晚上把温家给……”沙发上的...    23
【聂瑶】光年(五) 天色暗得就像泼了墨,小巷里昏黄的灯光杯水车薪,抵挡不了浓重的黑夜。孟瑶不得不全神贯注在脚下,走得很慢。今夜的小巷寂静得过分,若不是偶尔从哪家窗台里飘出点饭香,或是零星的锅碗碰撞声,孟瑶几乎以为已经到了凌晨。他忙活一天,又吹了不少风,此时已是精神不济,只想躺到床上一觉睡去。走到拐角的时候,他感觉耳边传来了风声。被感冒绊住的神经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,只来得及把剧烈的疼痛传达给了他。孟瑶觉得这种情况下他至少会惨叫的,但实际上他只是闷哼一声,如同他手里那一袋面包一样坠落,倒在地上,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拳头和脚印一一下下落在他的身上,他下意识顶着敌人的攻势爬起来,朝着无论哪个方向,用尽力气跑。然而...    30
【聂瑶】光年(四) 为了剧情 持续头秃苍了天了QAQ 正文: “话不就是这么说吗?他老娘是什么德行,他不就是什么德行?”孟瑶提着一小袋超市的特价面包,走在灯影稀薄的小巷里。灯光昏暗,四合凄静,像极了一年前的那天晚上。“就是,你还指望鸡窝里飞出凤凰啊?要我说,他那个职位,指不定是怎么得来的呢?”他捏着资料的手泛出病态的苍白,蜷缩在门后,生怕走廊里的人说着说着就推门走进来。“哈哈哈你这人脑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,这可是学校啊!”他从小生长的环境见不得好,污言秽语他不是没有听过,但他一直以为,一切都是会改变的。但是没想到即使拼了命在努力,还是有人揪着他的出身不放。若是往日,断不会几句话就逼得他眼角通红,死死咬着...    33

© 如何 | Powered by LOFTER